28  赌石(二)
作者: 凌天更新时间:2020-05-02 20:08:54章节字数:2278
  店主此时一动不动地盯着毛料发呆。忽然,店主猛地跑进后屋,正在叶凌天感到纳闷的时候,只见店主抱着一箍鞭炮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出来,大声喊道:“玻璃种,帝王绿!竟然是玻璃种的帝王绿!”说完就在大门外点燃了鞭炮。
  鞭炮声一响,附近的人都围了过来,听闻竟然解出了百年难遇的玻璃种帝王绿,人群顿时如炸锅般沸腾了。刚才那些没走的人也暗自感到庆幸,纷纷拿起手中的相机、手机拍起照来。
  所谓玻璃种帝王绿,那是代表着独一无二,名字里透露出的是一种唯我独尊,舍我其谁的霸气。
  并不是所有带绿的翡翠都能称之为帝王绿的,像那些绿sè和这块差不多的翡翠,因为种水够不上玻璃种,人们一般都将之叫做阳绿高绿或者满绿,只有玻璃种满绿并且没有瑕疵的翡翠,才能称之为帝王绿,这代表了尊贵,是所有翡翠中王者的意思。
  别说是常人,就是许多珠宝玉石商,一生都难得见到纯粹的帝王绿翡翠。用这种材质雕琢出来的物件,数年甚至十数年都难得一见,一经流入市场之后,也是马上就会被人买下珍藏起来。
  近年来翡翠价格大涨,很多高端翡翠,都被私人以投资的名义收藏了,越是难得一见的极品翡翠,越是受到市场的追捧。
  “五百万,我出五百万,这块毛料我要了!”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迫不及待地喊道。
  这还正应了赌石界的那句话:疯子买,疯子卖,另一个疯子在等待。
  在玉石街这样的人有很多,他们专门购买这种明赌毛料,虽然价格高了不少,但相对而言风险自然也小了许多。
  一块毛料只要解出绿,其价值自然也是几倍几十倍地上涨。不过里面的翡翠究竟有多大,只有等全部解完才能知道,第一刀切下去有绿,第二刀又没了的情况也时常发生。对于毛料的主人来说,如果那些购买明赌材料的人出价合适,一些人在解出绿之后往往就会直接卖掉。
  店主听到外面有人出价,目光看向叶凌天,征询他的意见。现在只是切开一个小面,只能证明里面有翡翠,但谁也不知道这翡翠到底有多大。
  “我出六百万!小伙子,卖不卖?”外面又传来一个声音。
  如果现在出售这块毛料,最多也就能卖个一千万左右。毕竟这个到底有多大还是两说,但是如果把它全部解出来,那玉石的价值可就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  叶凌天看着围观的人群,摆了摆手朗声说道:“对不起,我现在不会卖,如果谁想买,等全部解完再出价!”
  店主见叶凌天决定全部解完,便重新调整好毛料位置,启动解石机继续切下去。
  过了三四十分钟,毛料终于全部解完,一块直径十五六厘米大小,晶莹剔透,绿意十足的翡翠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版权所有:7sSHbvszUIDd8TaRVJx5创神中文网
    “这么大足可以出好几副手镯了!”人群中有人羡慕地说道。
  “乖乖,听说那小伙子是五万块钱买的毛料,这下可发大财了!”说这话的人明显透露出贪婪嫉妒之意。
  店主把翡翠交给叶凌天,虽然有些不舍,但还是感到高兴,自己店里解出高品质翡翠,相信马上买毛料的人就会多起来。
  开毛料店的人很少有亲自赌石的,他们最清楚赌石的风险。缅国每年出产几百万吨毛料,真正能解出翡翠的恐怕不到百万分之一。 
  “小伙子,我出五千万!”一个四十岁出头,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率先叫价。
  “五千万就像买走这么大一块玻璃种帝王绿,刘老板你怕是没睡醒吧?”一个女声传来。
  “原来是梅总。”金丝眼镜男有些尴尬的回答。“那么你觉得它值多少钱呢?”这个死女人,坏我好事,心中却愤愤道。
  这块翡翠我们公司出价六亿,你看如何?”梅老板的话音刚落,门外就传来一阵惊叹声。六个亿啊,今天他们有幸见证了赌石界的又一个传奇!
  叶凌天也愣了一愣,疑惑地问道:“梅总,真的值这么多吗?”
  由于这几天恶补了一些关于翡翠的知识,叶凌天也知道玻璃种帝王绿价值不菲。不过咋一听到六个亿,也还是感到不可思议,心里非常震惊。
  梅老板看了叶凌天一眼,优雅地笑道:“值,绝对值。六个亿,恐怕我们公司还占了你的便宜呢!”
  其实六个亿这个价格已经到顶了,买下这块极品翡翠公司最终可能赚不了多少钱。
  不过像玻璃种帝王绿这种顶级翡翠,还是这么大一块,它的品牌效应已经远远超出了本身的实际价值,就算是倒贴钱梅老板也要把它买下来。
  叶凌天闻言沉吟了片刻,笑道:“那好,就按你说的价格。”
  “好,那我们现在就转账。”梅雅蓉从身后一名年轻男子手中接过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。
  想到自己的公司终于能拥有这么大一块顶级翡翠,最少这几年之内都能站在珠宝玉石界的顶尖傲视同行,梅雅蓉内心十分高兴,笑得也非常开心。
  转身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叶凌天:“小伙子运气不错,下次要是解出好的翡翠可以跟我联系,我们公司绝对会给你一个公正的价格!”
  叶凌天接过名片看了一眼,上面写着“朱氏珠宝玉器有限公司总经理,梅芳”以及一串电话号码。
  想到梅芳一出现就给出了翡翠的实价,破坏了金丝眼镜男低价收购自己翡翠的企图,不由得让叶凌天心生好感。
  “谢谢梅总,我叫叶凌天,能买到这一块毛料,实属运气。以后恐怕不会再接触赌石了。”叶凌天微微一笑道。
  在滕州游玩了一番后,叶凌天回到了学校,继续了自己的修炼大业,同时,也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查一下,那个酷似珠儿的女孩到底是不是他。
  ……
  与此同时,朱家。
  “首长,已经查到了,叶凌天,来自江南的一个小山村,名叫三井村,其父叶天成,三年前死于车祸。其母杨素兰,五天前死于煤气罐爆炸,叶凌天现在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。”
  “对于叶家,查到什么了?”
  “江南叶家据说乃是明朝叶梦熊叶大将军的后人,当年因为得罪了权贵严嵩,举家搬迁到江南,后来家道中落。叶天成的父亲叶南在世,大哥叶天勇哥五年前死亡。还有一个弟弟,叶天英语现在粤东务工。”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